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儿子是我的

2020-02-02 20:04

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,但毕竟大过年的,也不好说。过年的时候,儿子全家来了,女儿也从北京回来跟父母过年,吃饭的时候就说到房子更名的事。女儿明确表示,老人的房子她不要,最好在两位老人健在的时候就办理更名给哥哥的手续,免得以后麻烦。

年后,杨大爷和老伴,带着儿子一起来到辽宁省血液中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。80岁来做亲子鉴定的,还真是非常少见。

女儿长得跟杨大爷很像,而儿子却与之形成不小的反差,“儿子从小到大皮肤都很黑,我和老伴都非常白,眼睛、眼皮、嘴等这些都不像。”杨大爷拿着他儿子的照片,左看右看,越看越不像。这么多年,儿子出生月份不对这事,一直在杨大爷心里打了个结。

两周后,结果出来了,辽宁省血液中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副主任李晓丰告诉杨大爷,儿子是亲生的。这下子,杨大爷脸上露出了笑容,拉起老伴的手,决定第二天就去房产部门办理更名手续,把房子给儿子。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 宁玲

没想到,这样一个话题让杨大爷语出惊人。“儿子是我的,我就给他。”杨大爷说出了自己的怀疑,老伴当时就泪流满面,女儿见怎么劝也不行,就出主意,“既然我爸有疑问,咱就跟我哥去做个亲子鉴定吧!当今这个时代,应该相信科学,这都不是问题。”

儿女成家以后,杨大爷和老伴独居,各方面都比较顺利。杨大爷有一儿一女,儿子58岁,也在沈阳生活,女儿在北京,儿女独立性都非常强,基本不用操心。

杨大爷的老伴性格比较开朗,能歌善舞,在联欢会上跟邻居老黄跳了一曲老年迪斯科,舞跳得非常好,现场获得了一等奖。杨大爷的老伴跟老黄曾经是同班同学,彼此认识好多年了,由于爱好一致,两人接触比较多。快过年了,都挺高兴的,两人就多说了几句话。一向不太爱说话的杨大爷感觉到,有人对他指指点点。这让杨大爷有些心里不痛快,开始对老伴有怀疑,“是不是她和老黄一直有不正当的关系?”

回到家里,杨大爷并没有对老伴说什么,自己心里却越想越不对劲,开始睡不着觉,脑子里全是老伴和老同学跳舞的场景,细合计他甚至觉得,他俩的眼神就不太正常。

今年春节前,杨大爷和老伴参加社区举办的新年联欢会,联欢会上有表演节目,还有邻居们在一起吃百家宴,可热闹了。杨大爷一家跟不少老邻居都是回迁户,原来平房时就住在同一个地区,彼此都非常熟悉。

杨大爷虽然有些高血压,但身体总体上来说还不错,记忆力也挺好,他想着想着,就想到了自己结婚后不久,妻子就生了儿子,当时按月份算,根本不足十个月,说是“早产”,但儿子7斤多,当时他就怀疑,早产儿怎么这么大?不过,当时也就是一闪而过的想法。过了几年,杨大爷又有了一个女儿。